咸鱼澜—清晌

cn澜澜,主食奇杰子亥焰钢尔豆kj,扣2596914471扩列吗小可爱

占tag歉

之前看见了一个焰钢的短漫,好像是叫监禁生活还是囚禁生活。剧情大概是Ed比大佐先起,自己打开手铐做了些家务,在大佐起床之前躺下,大佐起床之后给爱德盖好被子亲了他一下,大佐出门之后,Ed又爬起来打扫房间,还打算去买菜。
现在还想看找不到了呜呜呜有没有好心人存着的求发求链接。今天去贴吧看了看,那个汉化的大佬账号被屏蔽了

以落雪装点

阅读须知:

1. 猎人圈第一次写文!!极度欧欧西歉

2. 现代paro,有年操,不是小屁孩了

3. 勉强算刀,角色死亡注意,异常短小

4. 脑洞来源于悖悖论声音&寂静

5. 二号写的就不要脸当做奇杰日贺文了(你

 

门咔嗒锁上了,把屋内曾饱含着悲痛、浓稠得滴水的空气锁在其内。超载的旅行箱磕磕哒哒地走,艰难地跨过级级台阶。

楼道里蒙着层迷蒙的黑,脚步声和旅行箱的磕碰声涟漪般次次回响,声音清脆,抹去了泪微弱的呐喊。独留叹息。

淅淅沥沥、滴滴答答。电车呼啸而去,奇犽站在寂静的站台,他张了张嘴,停滞。呼出一口白气,握紧的拳青筋暴突。他把行李箱丢在一边,来回踱步,次次回声重叠,绝响不息。而后,又一阵呼啸吞没寂静。

 

旅店是普通的登山旅馆,奇犽坐在床边,窗外群峦叠嶂,山脊蜿蜒,中央一峰拔地而起直至云霄,其上是万年积雪,其中……他猛地站起来,凑近了窗户。

窗外是大片的白,清晨的光大把大把洒下来,反光叫人看不清晰,只有溪流从山巅直下溅起的银花。青年像他小时候那样趴在窗上,无意间呼出的雾蒙了玻璃,他赶忙擦去,但余光那抹绿已没了踪影。失落地转头,可右方只有镜中的自己。

奇犽极小声地呜咽。他打开旅行箱,掏出登山包和泛黄的地图,山脚教堂旁的准备室是他的七点。

实际上他早已不需要地图,但青年仍同第一次到来一样小心翼翼。他想起了积灰的潜水装,他已经很久没有穿上它们了,那是遥远的记忆。

奇犽背上包,轻车熟路地出了旅馆,冠蓝鸦在连绵的树丛里鸣叫。他捡起地上的橡子投掷过去,打中了树枝。群鸦起飞,树冠剧烈地摇晃起来,落下了长年的积雪。

中午前他抵达了教堂,他曾想过在这举办与小杰的婚礼。“真是美好的幻想。”他自嘲。大堂旁开设了一个准备室。他囫囵吞了点能量棒,匆匆做了拉伸,穿上登山服。最后的阳光透过彩色玻璃,把他的发梢染的五彩斑斓。当奇犽踏出教堂,厚重的云彩已包裹住天空大地,黑暗而模糊。他回头望去,斑驳的树影间透出橘黄的灯光。“像他的眼睛。”青年低声呢喃,他把头转回来,蹬一下雪地,“该出发了。”

前两千米的路他已谙熟于心,奇犽走过石板,登山杖敲敲打打,踩着山的呼吸。他和这座山一起吸气、呼气——。奇犽记不清这是不是小杰曾经对他说的了。就像小杰曾经无数次眼神炯炯地邀请他一起登山、阐述着登山的好处、介绍登山中遇到的趣事那样。他很遗憾错过了与小杰同行的机会……但现在,也就像那之后他无数次来到这里试图登顶那样,小杰遗留的气息和山在告诉他:循着我的呼吸。

都是熟络的山路,奇犽越过跳石,稳稳渡过泥地,轻巧地在灌木丛间穿行,小溪唱着歌欢送。他已经肯定小杰不在这一带,小杰绝不可能会被这难倒。他贴合着山的极具生命力的律动前行,动物们为他让道,一帆风顺。

午夜前他到达了雪线,休息站的灯光一样温暖。奇犽在地铺上躺下,窗外漆黑一片。“小杰就是在这里失踪的,”他抽出那份登记表,皱皱巴巴的纸被折的整整齐齐。他展开来,刺目的日期在他心头戳刺。“七月三日……五年了。”奇犽叠好纸放回袋子,他闭上眼睛,揉揉眉心。奇犽想起前一天,小杰仍然鲜活地跟他聊天,跟他接吻,跟他说好在他生日那天回来,带他先爬一座小山。

鲜活的……又还是真的鲜活吗?奇犽只觉得画面越来越模糊,他睡着了。

 

他隐约在空气中嗅到雪的寒意,奇犽猛地坐起身。小杰从这里出发的时候,又在想着什么呢?他揉揉脸,窗外的山坡盖满积雪,但昨晚并没有下雪。此时风不算大,景色宁静祥和而可爱,这让他觉得是一头雪豹露出了肚皮,巧妙地藏住自己的攻击性。

他出门了,最初防护服带给他强烈的不适感,但现在,他觉得这已经是身体的一部分了,氧气瓶让人安心地挂着,和他一起呼吸。奇犽提醒自己多多注意,雪花能掩埋掉许多东西,他不能错过任何线索,即便这附近他也如家门小院一般熟悉了。奇犽想到了小杰,他们在山脚的一个滑雪场相识,他在自己的记忆里一直是那么耀眼。奇犽忽然觉得全身充满了力量,他迈步向前,从每一处细小的缝隙开始,一次次的翻找。每一次,每一次当他做起这些,记忆中小杰的形象就变得模糊不清,脑海里只有一抹不太真切的绿,他登山服的绿。有好几次,他几乎确信自己已经看到了小杰的遗体,但那也只是幻觉。奇犽明白自己只是在逃避小杰死了的事实……他明白他只是不愿相信。

他探进这个岩洞,仿佛已经看见小杰扑过来,用他琥珀般的眼睛惊喜地看着自己,说“奇犽总算来了!”奇犽渴望这件事发生,他甚至不确定,如果真的看到了杰的遗体,他会怎么做。

青年理清自己的思绪,将意识拉回现实。他轻轻拨开乱石,地下空无一物。他并不气馁,继续攀登。地势越发陡峭,他踩着咯吱的雪地,后者在他脚下变成脏污的水,滑腻不堪,风越来越大,击打奇犽的身躯,意图裹挟着他一路往下。他顶着风怒吼,风被吓退了,只是仍不甘心地在周围转着圈。

奇犽觉得快到了,远方是那山峰,风在其周围胡乱地刮着,叫人看不太清。“也许小杰就在顶峰上?”如果自己找到了杰,还会去登顶吗?还会去攀登吗?他回头看过去,雪地上冰爪的痕迹已经被刮没了,他对山顶这片并没有那么熟悉,奇犽感到疲惫而烦躁了,头顶阳光很微弱,乌云笼罩,看不出时间。他有点哆嗦,把登山绳握得更紧了。

这一切都只有惨白,奇犽已经几乎分不清哪里是山,哪里是天空。他现在位于一块突出的岩石下,其上就是山顶。除了这一面,其他方向都没有落脚点,他停下来敲打冰爪上的雪球,雪球很快脱落、碎裂,融进雪地里。奇犽叹了口气,他检查一下安全带、升降器和环扣,一切正常。

奇犽一点点攀登,设置保护点,放置岩塞,单独一人让他吃力,不过好在距离较短,马上就能到顶峰了。

他几乎就爬上去了,可不知道是不是心悸,方才他的眼角闪过一抹绿。

一抹他再熟悉不过的绿。

那颜色太过真实,让他觉得那是一个真实存在的、鲜活的生命。奇犽惊得一震,他滑落下去,带出了两个岩塞。他不免吃力地又爬上去,脑内潮水一般翻天覆地地大叫:“那是真的!”

奇犽平复呼吸,他心里逐渐浮现出一个连他自己都觉得莽撞的想法。

他重新放置岩塞,系紧了绳子,他的手是如此牢牢地握着它,以至于有些发痛。奇犽闭上眼睛,再睁开。

他向岩面一踹,整个人荡了起来,他在安全带上做着些动作,使自己荡的幅度再大一些。奇犽来回荡着,已经丝毫不关心绳子如何了,他只想凑得更近些,好好看清楚——

真的是他!

“小杰!”他情不自禁地低声呐喊。他抓住岩峰旁一块凸起的石头,让自己站同一个平台上。奇犽的动作之大,岩塞又脱落了几个。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?他跪下来,虔诚地凝视着小杰,后者的脸保存的还算完好。他登山服下的四肢扭曲着,但面容平静,奇犽凝视着这张脸,这张和他度过了十余年的脸。他百感交集,喉咙里发痒,可一时无言。

他背起小杰,用系带固定,继续往上。

奇犽翻过巨石,山顶上空无一物,平整而雪白。他寻找一块略为下陷的地方,把小杰放了下来。

奇犽以前从未想过小杰会死,他永远都是那么有活力,像太阳一样,永远精力充沛。他看着平躺的小杰,对方的眼睛安详地闭着,就好像只是睡着——不,小杰即使睡觉时也是那么可爱,而不像现在,死气沉沉,让他陌生而恐惧。

他真的死了,奇犽告诉自己,他真的死了,这无异于往伤口上撒盐。但奇犽不想让自己抱任何幻想。

他觉得鼻头发酸,可能是哭了,护目镜略微变的模糊。奇犽俯下身,把小杰的两手交握在胸前。“你看,你登顶了。”他说,他默默在前者身边插上一只小旗,那是若干年前他与小杰一起画的,吊杆和滑板的图样。

奇犽往下眺望,风自下而上发出呼啸,他饱览高山的深度,忽然觉得小小的峰顶是如此广阔,他开始理解小杰为何对此趋之若鹜,即便冒着生命的危险。

奇犽回头看了看小杰,他忽然觉得小杰在和山、和自己,一起呼吸。他走得更近些,但他还是无法直面小杰,他仍然害怕死亡。

奇犽张了张嘴,还想再说些什么。

忽然的,下雪了。

雪花飘飘悠悠,在空气中旋转着、飞舞着。它们的白变得可爱,渐渐,它们三三两两的停驻在地面上、奇犽的登山服上,还有……小杰身上。

他的脸和他的身躯一点点被落雪覆盖,先是被包裹的厚实的躯干,而后是四肢,最后整个人都被盖上,只依稀看得见轮廓。以前在雪天时,他们偶尔也会像孩子一样做这种游戏,让雪落在身上,只是小杰不会再笑着直起身了。

奇犽看着他变得纯白的爱人,借助雪,他终于能以赤裸的心来面对小杰。他看着小杰,又有点想落泪,但他吻了下去。

他吻了下去,唇对着唇,只比蜻蜓点水稍长一点。是冰凉的触感,它变成刺骨的冰水,顺着唇角滑下去。小杰唇上的雪融化了,但很快被新的雪花填补。

“落雪装点了你……”奇犽还想说什么,但苦涩已经封住了他的喉咙。

 

他在前台退房,屋檐垂下条条冰锥,一点点往下滴着水。水滴在雪地上留下一道痕迹,随后便渗入其中不见踪影。奇犽走出旅店,冠蓝鸦向他鸣叫。他想,最冷的时节已经过去,这是春天来临前的低语。

车上的电台噼里啪啦,远处看得见大批的除雪车在劳作。车轮停下,奇犽走上月台,汽笛声从远方奔来,同时,旅馆的水壶在鸣叫。

 

End.

三分钟激情摸鱼
没加滤镜

【改词】冷战版达拉崩吧

达拉崩吧
原曲、词:ilem

在那冷战之前
魔王突然出现
带来灾难
带走公主又消失不见

王国非常危险
世间谁最牛叉
一位hero赶来
大声喊:
“我要带上最好的剑
吃下所有的汉堡
喝完所有的可乐
把王耀拖回你面前”

国王十分高兴
忙问他的姓名
年轻人想了想
他说:
“胡子我叫阿尔弗雷德·F·体重真不重·琼斯”
“再来一次阿尔弗雷德·F·体重真不重·琼斯”
“是不是阿尔弗雷德·F·体重真不重·琼斯”
“对对阿尔弗雷德·F·体重真不重·琼斯”

break

英雄阿尔弗雷
骑上最快的汉堡
带着大家的蓝蓝路从垃圾堆里出发

战胜死扛来袭
获得十二快餐
无数脂肪见证他慢慢长胖

偏远美丽黑塔
打开所有食物
一路风霜伴随指引前路的小热狗

闯入一座魔堡
红色谈笑风生
阿尔拔出手枪
魔王说:
“我是伊万·伊利亚·斯捷潘·布拉金斯基”
“再来一次伊万·伊利亚·斯捷潘·布拉金斯基”
“是不是一碗·越来越·三级片·不辣金丝鸡”
“不对是伊万·伊利亚·斯捷潘·布拉金斯基”

于是阿尔弗雷德·F·体重真不重·琼斯
射向了伊万·伊利亚·斯捷潘·布拉金斯基
然后伊万·伊利亚·斯捷潘·布拉金斯基
咒了阿尔弗雷德·F·体重真不重·琼斯

最后阿尔弗雷德·F·体重真不重·琼斯
他战胜了伊万·伊利亚·斯捷潘·布拉金斯基
救出了公主王·千年老仙人·大家叫他老妖怪·耀
回到了自带鲜花的男人所拥有的城市

弗朗听说阿尔弗雷德·F·体重真不重·琼斯
他打败了伊万·伊利亚·斯捷潘·布拉金斯基
就把阿尔弗雷德·F·体重真不重·琼斯
扔给伊万·伊利亚·斯捷潘·布拉金斯基

DuangDuang
魔王伊万hero阿尔性福地像个童话
他们领养一个孩子也在天天渐渐长大
为了避免以后麻烦孩子称作阿拉斯加
她的全名十分难念我不想说一遍
end

求小阿拉斯加名字(:3_ヽ)_这里已经憋出来了一个xxx埃拉·伊万·伊利亚·斯捷潘·伊万诺维奇·F·琼斯·真不是小屁孩·布拉金斯基